标王 热搜: 方法  技巧  保健食品  冰箱    珍珠  质量  被子  手机  汽车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旅游出行 » 正文

亚洲那些鸟中“大熊猫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1-08   浏览次数:32

亚洲,从近邻不丹、日本,到家门口的野鸭湖,全年拍摄了一百多种鸟儿,不乏珍稀品种,其中更有许多有趣的故事。

(野鸭湖秋色)

四月的不丹,春暖花开,虽然黑颈鹤已经飞走了,但是还是可以观赏到很多美丽的林鸟。作为世界公认的十大环保国之一,不丹拥有多样化的生态系统,在世界物种密度排名中位列前十位,更是全球高价值自然资源密度最高的国家。不丹4.6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,竟然栖息着与整个北美数量相当的700余种鸟类,拥有五个国家公园,四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和一个自然保护区,占国家总面积的42.7%。当周围国家纷纷砍伐森林时,不丹发动了世界上最坚决的环保运动,不惜以放慢经济增长为代价。在这个贫困的国家里,树木就是最珍贵的资源,允许伐木的地区不足5%。踏上这片土地,每天都犹如行走在一个大植物园里。加上当地人虔诚信佛,不杀生,对于野生动物的确是一大福音。

紅嘴黑鵯(Black-Bulbul)

每天清晨,我在鸟语花香中醒来,伴随着寺院钟声和祈祷声,开始一天的旅程。和鸟导Kinley一起,我们沿着滩涂、林间小路寻找各种鸟儿,他会模仿鸟鸣,两三天的时间里就帮助我观到六十多种,拍摄到53种,虽然这些鸟在国内云南西藏等地也可以见到,但对于我这样一个观鸟新手来说,大部分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(和鸟导Kinley观鸟中)

“最美丽的鸟”第一名是蓝喉太阳鸟(Mrs Gould's Sunbird),绚丽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光泽,它们喜欢流连在花丛中,在当地比较常见。

第二名铜蓝鹟(Verditer Flycatcher),一身宝蓝色,贵气十足。

喜欢高调立在枝头的除了长尾山椒鸟(Long-tailed Minivet),还有凤头鹀(Crested Bunting)。于是,后面的行程中即使没有鸟导,我也还是轻易地发现了它们。

鹮嘴鹬(Ibisbill)和大黄冠啄木鸟(Greater Yellownape)则低调很多,拥有极具伪装的保护色,前者河岸滩涂是它们的领地,后者在密林里几乎难以觉察,然而“笃笃”声还是暴露了它。

黄腹柳莺(Tickell's Leaf Warbler)和冠纹柳莺(Blyth's Leaf Warbler)这对“小姐妹”身材娇小,喜欢在光线暗的松林里蹦蹦跳跳,对于拍摄和观察者都是一个考验。

不丹对于热爱自然的人来说是一个理想之国,对于那里的野生动物更是安全的家园,希望下次过去可以有更多的收获。

北海道,我的鸟类摄影起源之地,今年冬季和夏季两次前往,除了丹顶鹤、海雕和大天鹅这样的大型鸟类摄影外,还收获了20多种鸟,以海鸟居多。道东有个春国岱野鸟公园,在观鸟室,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,我看到窗外的树上挂着几个人工鸟巢和喂食器,吸引了沼泽山雀(Poecile palustris)、普通鳾(Sitta europaea)这样常见的小型鸟,以及松鸦(Garrulus glandarius)和大斑啄木鸟这样的中型鸟。冬天觅食不易,鸟儿们便将这里当做了“食堂”,也方便了游人观鸟。

每年1月的根室鸟祭(Nemuro Bird Land Festival)是当地政府打造的一个生态节日。我报名了出海观鸟项目,上午从落石港口出发,下午则从齿舞港开始。和一行十余个来自北海道各地的鸟友一起,登上观鸟船。

虽然海上气温降到零下十五度,但天气不错,海面上,长尾鸭(Long-tailed Ducks)雄鸟进入我的视野,附近还徘徊着一只雌鸟。这个季节鸟儿们都换上了“冬羽”。

本年度“最奇特相貌鸟”是一种叫做斑脸海番鸭(Mulanitta Fusca)的海鸟,雄鸟嘴基有红、黄、黑色的肉瘤,眼后的新月形白斑让我想起了京剧脸谱,很容易识别。

白眶海鸽(Cepphus carbo)还有崖海鸦(Uria aalge)同属海雀科,它们的冬羽和夏羽区别很大。

当我在夏季又返回这里时,邂逅了凤头海雀(Crested Auklet),还有角嘴海雀(Tufted Puffins)的亚成鸟,后者的成鸟异常美丽,和冰岛海鹦是近亲。

中标津町,我找到一家很特别的温泉酒店—Yuyado Daiichi(第一湯宿)。虽然像此地很多温泉旅馆一样,也是沿溪流而建,但是这家酒店却将观察野生动物作为特色招牌,是日本野鸟协会的指定酒店。在这里,我第一次见到仰慕已久的毛腿渔鸮(Blakiston's Fishing Owl),博物学家Thomas Blakiston在1883年发现了这种大型猫头鹰,后来鸟类学家便以他的名字命名。毛腿鱼枭的指名亚种目前在北海道种群数量只有130只左右,极为罕见。因此,本年度“最珍稀鸟类”由它获得。

毛腿渔鸮原本中国东北也有,这些年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早已消失殆尽,现在只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和北海道有少量分布。由于森林砍伐、过度捕鱼和猎人的捕杀,如今已经被列为世界濒危物种。罗臼之所以成为理想的观察拍摄地,还有一个原因,这里有一条终年不结冰的溪流,附近经营家庭旅馆的老板在溪流中筑了一个小水池,每天投放活鱼,吸引了一对毛腿鱼枭夫妇长达20年的光顾。

这恐怕是世界上被拍摄次数最多的野生猫头鹰,从影像艺术上来说,价值不大,但是,对于鸟类爱好者,可以在一个相对自然的环境中,较为容易地观察这种世上罕见的大型猫头鹰,却是非常难得的机会。2016年1月29号的凌晨,我在这里遇见了一对父子毛腿渔鸮。

然而,七个月后,当我再次来到这里时,老渔鸮已经离世,小渔鸮也不知所踪,鱼塘和鸟巢被一对新来的年轻夫妇占据,它们每晚会双双飞来吃鱼,恩爱有加,从此,罗臼的毛腿渔鸮家族故事又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今年,国内的观鸟之旅也颇有收获。年底前往朱鹮的故乡陕西洋县,洋县位于陕西南部,汉中盆地东缘,北依秦岭,南屏巴山,汉江横贯其中,得秦巴之秀气,浴汉水之灵波。因为保护朱鹮,生态环境改善了许多,分布着20多种兽类,30余种鸟类,10多种两栖爬行动物,15种鱼类,30余种昆虫类。汉中盆地的朱鹮、大熊猫、金丝猴和羚牛这四种珍稀动物被誉为“汉中四宝”。

“最上镜奖”被中国特有鸟种—红腹锦鸡(Golden Pheasant)摘得,又称“金鸡”,被誉为最艳丽的雉类之一,有关专家甚至提议将红腹锦鸡选为中国国鸟,因为雄鸟羽翼那纯正的“中国红”。

但红腹锦鸡一般生活在海拔450至1600米的山地林缘,生性胆小,在野外环境下见到不太容易。好在洋县有一处定点投食地,我们在伪装棚里等候了五六个小时,便拍到了三只雄鸡,四只雌鸡和几只亚成鸟。

“最神奇鸟”属于朱鹮(Crested Ibis),国人耳熟能详。历史上,朱鹮不仅分布广泛而且数量巨大,曾是东亚地区非常常见的一个鸟种,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因为数量过多危害农业生产而遭到日本政府有组织的捕猎。然而,不知何故,从1960年代开始,数量陡降。到了七十年代,一度以为朱鹮已经灭绝。直到1982年才在洋县发现了仅存的7只,于是建立专门的保护区,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野生朱鹮分布的国家。而它濒临灭绝的原因至今不得知,现在朱鹮数量已经恢复到两千只左右,很容易见到。

此外,在鸟导指引下,我在两天时间里拍摄到包括漂亮的相思鸟(Red-Billed Leiothrix),棕颈钩嘴鹛(Streak-breasted Scimitar Babbler)等约二十种林鸟。

“最Q小鸟”就在家门口,京城郊外的野鸭湖,我第一次去便收获了萌萌的一堆小鸟:文须雀(Bearded Parrotbill)、银喉长尾山雀(Long tailed Tits)和棕头鸦雀(Vinous-throated Parrotbill),轮番在镜头下卖萌,简直爱死了,以后要常来野鸭湖探望它们。

“最佳故事情节奖”则令人啼笑皆非:父亲家所在的大学校园的荷花池里,连续两年,飞来一只公鸳鸯,向一只雌性绿头鸭求爱,一个夏天都很执着地守候着绿头鸭,难道没有人提醒它是一只鸳鸯吗?看来自然界也有错位之爱。

观鸟,从身边开始,你会发现生活的诸多美好。

拍摄:Canon7DII、5D III、5DsR

镜头:EF 100-400mm f/4.5-5.6L IS II USM、EF400mm f/4 DO IS USM

 
 
[ 窍门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豫ICP备12003367号-3